欢迎浏览护骨网-骨科健康科普平台!

网站地图 | 文章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 > 骨科百科 > 行业要闻 >

新型冠状病毒会“入侵”我们的骨关节吗?

时间:2020-04-20 22:25

人气:

作者:护骨网

来源:网络

标签:

导读:2019年底从武汉开始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已经肆虐了一个多月,目前观察到的结果是这种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同时粪-口传播等接触性传播途径也开始引起重视...

2019年底从武汉开始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已经肆虐了一个多月,目前观察到的结果是这种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同时粪-口传播等接触性传播途径也开始引起重视。

 

新冠病毒人群普遍易感,老年人及有基础疾病者感染后病情较重,儿童及婴幼儿也有发病。研究表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非典时的SARS冠状病毒在受体结合途径上很相似,主要感染呼吸道上皮细胞。

 

它除了引起发热、乏力、干咳、鼻塞、流涕、腹泻等感冒症状外,造成最致命性的人体损害主要是弥漫性肺泡损伤,包括透明膜形成、肺泡腔内水肿/出血、纤维素沉积和肺泡上皮细胞脱屑,II型肺泡上皮细胞增生,并出现肺纤维化,表现为肺泡间隔和肺间质增宽、肺泡腔内渗出物机化和胸膜增厚。如果做胸部拍片或CT扫描检查,可以出现如下变化:

 

•早期呈现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改变 ,以肺外带明显

•进而发展为双肺多发毛玻璃影、浸润影

•严重者可出现肺实性改变

•胸腔积液少见

 

如不及时针对性治疗,严重者一周左右可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最终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从目前收治的病例情况看,多数患者预后良好,儿童病例症状相对较轻,少数患者病情危重,死亡病例 多见于老年人和有慢性基础疾病者。

 

可见,2019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流行造成的危害仍主要集中在呼吸、循环系统,但是冠状病毒对我们人体的骨关节是否也会产生损害呢?

 

新型冠状病毒对人体骨关节系统最大的危害可能是引起骨坏死。

 

2003年非典(SARS)时期出院患者的随访中发现股骨头坏死(影像学)发生率高达23.1%(18/78)以上,很多研究和分析认为这跟当时治疗方法中大量使用激素有关,但是SARS患者骨坏死风险增高又无法单纯用激素的应用来解释。

 

根据以往对SARS等冠状病毒的研究,该类病毒主要通过作用于ACE2蛋白对人体器官造成损害,而ACE2蛋白在人体各个器官(微血管)均有表达(包括骨细胞),尤其以肺及小肠表达最多,这也是这次冠肺有腹泻症状的原因。此外对骨组织也有影响,研究显示冠状病毒的3a/X1蛋白通过结合ACE2可以加速破骨细胞的形成,进而导致骨坏死的形成。

 

因此,有些人认为冠状病毒感染发生骨坏死的原因除了治疗时激素应用以外,病毒对骨细胞的ACE2直接作用也有关系。

 

但是也有研究表明,在股骨头负重区及骨松质中mRNA均不表达,而且不管芽殖发生在质膜还是细胞内,骨髓基质抗原2(BST2)对包膜病毒的释放具有明确的的阻断作用。加上骨血管的ACE2非常少,所以冠状病毒对骨的影响不会太大。因此SARS是否直接导致了股骨头的坏死仍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

 

问题在于,在当前没有疫苗的前提下,2019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治疗原则仍然是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积极防治并发症,治疗基础疾病,预防继发细菌感染,及时进行器官功能支持,以挽救生命。措施包括氧疗、抗病毒治疗(干扰素雾化吸入、服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但目前尚无有效抗病毒药物)、呼吸机支持、血循环支持(改善微循环)等。但是对于重症患者,一项非常重要的手段仍然是需要根据患者呼吸困难程度、胸部影像学进展情况,酌情短期内(3-5天)使用糖皮质激素(建议剂量不超过相当于甲泼尼龙1-2mg/kg/d)。

 

这与非典时期的针对性治疗措施有相似之处,是否由此而造成部分患者在疫情控制后发生激素性股骨头坏死的并发症尚需未来观察。

 

另外,由于目前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人中激素的使用人数、具体用量、使用持续时间以及存活情况等方面没有确切和最终的数据,因此未来潜在的股骨头坏死发生率同样有待后续的观察研究。

 

参考文献:

[1] Xie L , Liu Y , Fan B , et al. Dynamic changes of serum SARS-Coronavirus IgG, pulmonary function and radiography in patients recovering from SARS after hospital discharge[J]. Respiratory Research, 2005, 6(1):5.
 
[2] Wang S M , Huang K J , Wang C T . BST2/CD317 counteracts human coronavirus 229E productive infection by tethering virions at the cell surface[J]. Virology, 2014, 449:287-296.
 
[3] Obitsu S , Ahmed N , Nishitsuji H , et al. Potential enhancement of osteoclastogenesis b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3a/X1 protein[J]. Archives of Virology, 2009, 154(9):1457-1464.
 
[4] Dong W Q , Bai B , Lin Y P , et al. [Detection of the mRNA expression of human 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as a SARS coronavirus functional receptor in human femoral head].[J]. Journal of Southern Medical University, 2008, 28(3):441.
 
[5] Li J , Gao J , Xu Y , et al. [Express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receptors, ACE2 and CD209L in different organ derived microvascular endothelial cells].[J]. Zhonghua Yi Xue Za Zhi, 2007, 87(12):833-837.
 
[6] Hamming I , Timens W , Bulthuis M L C , et al. Tissue distribution of ACE2 protein, the functional receptor for SARS coronavirus. A first step in understanding SARS pathogenesis[J]. The Journal of Pathology, 2004, 203(2):631-637.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或学习,希望对您有帮助!
相关阅读
本类排行
相关标签
本类推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文章投稿 | 网站地图 | 文章归档 | 标签归档

Copyright © 2019-2039 护骨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17029762号-11
本站资料来源于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